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《锚点》作者:天良永动机

    作品简介

    狼犬只想抱一会儿宇宙。

    公元2087年6月5日,端午节,太原延宁国际机场发生一起化学器皿破裂事件,器皿中装有空气传播型人造病毒56号、69号,引发易敏人群大面积后发基因病。

    2088年8月,全球人口由70亿缩减至10亿,以国家形态的组织化结构全面坍塌,城市各自求生。病毒56号可引发除人类外生物基因变异,部分城市无法承受变异生物的攻击而转入地下。

    武警严朗作为化学器皿护送小队长,因看守不严,作为锚点1号接受记忆清洗。

    他的爱人站在观看人群中,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严朗x祁阔

    甜心德牧攻x表面高冷内心痴汉研究员受

    1.【高亮】主攻,强强,互宠。

    2.注意言行,拒绝拆逆和写作指导,看不下去自觉点叉退出。

    3.酸甜口,攻受都是心肝宝贝。

    4.正常周万:五、六、日、一。

    *延宁机场为架空地点

    第1章 我是谁

    滴

    滴滴

    滴滴

    大大小小的仪器环绕白色的铁架床放置,各自发出不同频率的提示音。床铺之上一个男人平躺,他上身赤裸,下身仅穿一条黑色短裤,面色苍白,双目紧闭。颜色各异的线缆由男人身上延伸至机器,随心脏跳动、脑部活动以及内脏反应画出图像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男人无疑有一副好身材,薄薄的肌肉贴合骨骼,线条优美且不突兀,宽肩窄腰,一双腿笔直修长,整个人沉默的躺卧,像头蓄势待发的豹。男人的脸同样出色,一双浓眉斜飞入鬓,睫毛浓密,鼻梁高挺,嘴唇丰润,他睡得极不安稳,眼动剧烈,似乎随时都会醒来。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一众穿白大褂的人踏进房间,为首的女性拿起一个小笔记本,环顾仪器显示的图像和数字,执笔在本子上记几个字,对身旁的男性说:我觉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魏昊点头:我去叫祁工过来。

    杨宜伸手探了探男人额头的温度,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房间,一群人跟着她的步伐呼啦啦地离开。

    房间外是一片开阔的场地,来来去去的人员皆身穿白大褂,一股消毒水味浓郁至极。杨宜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往里看,男人平直地躺在床铺里不省人事,胸腔一起一伏昭示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杨工。

    一道男声于杨宜身后响起,杨宜没有回头,盯着房间里的男人说:你确定要这么做吗?

    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你真的这么觉得?杨宜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我必须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杨宜偏头,玻璃窗倒映出祁阔的面容。

    祁阔同样一身白大褂,双手揣进口袋。和床上的男人英俊的相貌不同,他长得更冷峻,戴一副无框眼镜,皮肤白皙,嘴唇淡红,就连眼珠也是偏浅淡的棕黄,像一幅着色不足的画。他站在杨宜身旁,高出杨宜一个头,一米八三的个子,瘦削挺拔,气质淡漠,他盯着病房里的男人,说:准备开始吧。

    他不是我们唯一的希望。杨宜说,他是我们的希望之一。

    你不能否认的是,如果他成功,是我们所有计划里最好的结果。祁阔说,到那时候,我们的牺牲都会有意义。

    杨宜思考半晌,缓缓点头同意:是的。

    听到祁阔说开始,约有七八个人的小队走进房间,将一个头盔戴在男人头上,各项数值投屏于玻璃窗。祁阔和杨宜目不转睛地盯着急速翻滚的数字,数字滚动减缓,最终停在7023这个数字。

    七千多个t杨宜感叹,他多大岁数?

    二十五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二十五岁,七千多个t的记忆。杨宜说。

    祁阔未理会杨宜的慨叹,说:2087年6月5日,找出来。

    数字倒退式滚动,杨宜仰头看数字,祁阔平视玻璃窗,透过数字看戴头盔的男人。男人眉头拢起,豆大的汗珠滑过额角流淌进脖颈。

    祁阔的双手揣进口袋,始终未拿出,他说:停。

    数字滚动戛然而止,2087年6月5日,4。

    提取储存。祁阔说,尽可能保存底层记忆模块。

    杨宜转身将自己的学员招到身边,她亲自推着一辆盛放不同药品的三层推车踏入房间。

    记忆清洗的痛苦堪比女性分娩,玻璃病房特意做成五级隔音。祁阔站在玻璃窗前,他的手没有离开大衣口袋。房间里的男人并未放声惨叫,他极力地颤抖,将嘶吼咽下,只有迸起的青筋、一层层汗水能看出他正在经受非人的痛楚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挂钟整点敲响,一声清脆的咚惊醒陷入万千思绪的祁阔,他眨眨眼睛。病床上的男人已经结束记忆清洗,杨宜拿起镇定剂推入男人的上臂肌肉,学员们井然有序地撤出房间。

    祁工。魏昊说,锚点一号关于20870609记忆提取完成,底层记忆保存90%,任务完成。

    祁阔说:储存卡呢?

    这里。魏昊将卡片递给祁阔,严先生后续由谁训练?

    由我。祁阔接过卡片放进口袋,模拟机调试如何?

    在做最后一轮的调试工作。魏昊说,只是不知道素材

    你不用操心素材的事。祁阔的目光重新投进玻璃窗内的男人,如果三天后他顺利醒来,记忆清洗技术将推广至所有锚点。

    魏昊面露不忍:为什么在真人身上做试验?

    因为祁阔喃喃,人类快要没时间了。

    【严朗。】

    【啊他有刀!砍人了!】

    【救我!】

    【严朗。】

    【严朗!别过来!】

    【救命!他有刀!】

    尖叫声、爆炸声、脚步声混成一团,仿佛在他脑袋里开了一场狂欢会,一个男声低而温柔,男声不停地唤着一个名字,严朗,严朗。

    严朗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