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2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高傲的研究员大概不喜欢自己戳破对方的脆弱,严朗体贴地想,他转身去衣柜前换衣服,留祁阔站在原地梳理心情。

    打开衣柜,简单的黑白t恤、纯色衬衫、休闲裤和牛仔裤次序排开,简单大方,是严朗喜欢的款式。他随手拿出一件衬衫和一条裤子套上,蹲下换鞋,房间里没有镜子,他转身摊开双手向祁阔展示:怎么样?

    祁阔情绪收敛,面色重归冷淡,他颔首:不错。

    严朗身材好,披麻袋都好看,他看向祁阔,等待他的导师的下一步指示。严朗没有过去的记忆,可他的敏锐度仍然存在,他感到祁阔对他的微妙态度,他不是囚犯,亦和这里的人没有仇怨,有些路过的学员看他的眼神带着怜悯和慨叹,似乎为他的境遇抱不平。

    至于祁阔严朗看向他名义上的导师,祁阔待他忽近忽远,对方究竟在隐藏什么秘密,这个地下城是什么情况,一切都要慢慢来。

    我们去食堂吃饭。祁阔说,他推一下无框眼镜,目光久久停留于严朗身上,片刻,率先迈出房间。

    严朗跟在祁阔身后半步,老老实实地走路,没有好奇地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祁阔刻意缓下脚步,与严朗并肩,他太长时间没有和严朗这样生疏的说话,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启交谈,遂一直沉默。

    严朗脑袋里想的是其他事情,他身量比祁阔高约两指横平的距离,转头目光越过祁阔头顶,心想研究员看起来瘦弱,个头倒挺高。严朗双手交握,指尖不自觉地转动无名指上的戒指戒指?

    严朗低头,无名指上环着一个银戒,戴了有些年头,银戒的一圈布满细小的划痕。戒指代表他有伴侣,他的伴侣在哪里?

    食堂到了。祁阔的声音打断严朗的沉思,研究员先生指向前方,那里有餐盘和餐具,去那边窗口打饭。

    哦好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你跟紧我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食堂不大,穿过整整齐齐摆放的七排座椅来到最里面的打饭窗口排队,入眼是一片纯白色。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们和学员们端着餐盘一列列排开,衬衫休闲裤的严朗站在中间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祁工,吃饭呢?几个研究员朝祁阔打招呼,这是?

    锚点1号。祁阔说,李工,曹工。

    严警官醒啦?研究员们态度亲切随意,感觉怎么样?

    严朗记忆空白,只得露出友好的笑容:还不错。

    我听杨工说严警官恢复得很快,年轻就是好。其中一个中年男性研究员感叹。

    说什么呢,祁工也年轻。另一个研究员说。

    祁阔没搭理两名研究员的调侃,带着严朗径直来到做面食的窗口:一份牛肉拉面,你吃什么?

    严朗确实喜欢吃面,他说:凉面。

    祁阔说:牛肉凉面,多放辣椒。

    严朗没有提出异议,他也确实喜欢吃辣。

    第3章 地下城

    面不错。严朗用筷子卷起牛肉凉面,劲道。

    那当然,这可是山西。杨宜端着餐盘路过,她朝祁阔打招呼,祁工,这有人吗?

    坐吧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杨宜笑眯眯地坐下,对严朗说:哦对严警官应该不记得,这是太原市。她指指头顶,面食一绝的地方。

    杨工,你这么说把我们陕西放哪?邻桌的研究员不满地说,陕西才叫面食一绝。

    山西陕西都是一绝。杨宜说。

    严朗托着下巴看他们斗嘴,他没有记忆,自然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,祁阔说:你在呼和浩特长大。

    严朗看向祁阔:你呢?

    我也是呼市长大的人。祁阔说,咱俩的大学都在北京,你是公安大学,我是清华。

    祁工是学霸,比不了。杨宜开玩笑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的人谁不是学霸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严朗默默举手,祁阔瞥他一眼:你不算。

    我想问一下。严朗说,和我一样的普通人,都去哪了?

    你不是普通人,严警官。杨宜说,这里是内城的研究所,其他人在外城。

    地下城分为两个区域。祁阔说,研究员和高层政客在内城,军队和其他人在外城,外城位于地下15千米,内城位于地下57千米。

    我们的位置在内城的最核心,去外城需要乘坐电梯。杨宜说,这里比外城安全得多。

    安全?严朗问,为什么外城不安全?

    变异动物。杨宜说,单讲讲不明白,等会儿吃完饭你可以去阅读室查阅资料。

    祁阔对严朗说:我带你去。

    严朗注意到杨宜说他不是普通人,祁阔向别人介绍他【锚点1号】,锚点是什么意思?他低头吃面,他并非没有过去,只是他不记得,可别人都知道他没有记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,祁阔和严朗与杨宜道别,严朗问:我为什么不记得过去?

    因为你是锚点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锚点是什么?严朗问。

    锚点是祁阔边走边说,这很复杂,一两句话讲不清。

    严朗正要追问,祁阔将他拉进一间四周是毛玻璃墙的洽谈室,关上门,说:锚点是时间线收束计划里的名词。

    听起来神秘又高端,严朗耐心地等待祁阔解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物理学方面的计划,由我主导。祁阔说,2087年6月5日基因病毒泄露,一年之内,全球由70亿人口缩减至10亿人。收束计划的目的是扭转原有时间线,改变既定结果。

    改变?严朗觉得荒谬极了,已经发生的事情怎么改变?

    我们设定了若干锚点来还原2087年6月5日的情况,选取与病毒泄露事件相关的人员作为锚点提取记忆导入计算机建模。祁阔说,找到导致病毒泄露的原因,将最关键的那个人传送到2087年6月5日,阻止病毒泄露。

    而我是锚点一号严朗试图理清关系。

    你是锚点一号,你是最关键的锚点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你是指,我导致了这一切?严朗震惊。

    也不能这样说。祁阔说,事情很复杂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