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8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好的。祁阔点头。

    最后上来发言的是王兴山,他头发稀少,话更少:此次建模实现98%的记忆细节,超出预期。

    下一步的计划是将记忆清洗推广到各个基地,回收锚点210号的记忆。祁阔说,你们评估一下工作量。

    记忆清洗本身不难。杨宜说,只是我不确定每个基地是否有完备的医疗设施。以及接受清洗后的锚点之后的生活,他们需要导师的帮助。

    我担心数据传输。魏昊说,基地和基地之间距离遥远,地形复杂、变异动物众多,凭借硬盘传输不现实,云端传输我怕数据丢失,王工那边不好建模。

    王兴山点头。

    把锚点集中到太原这边统一做记忆清洗呢?祁阔提出一个假设。

    魏昊沉思,杨宜率先反对:太危险了,每个锚点都是关键锚点,我们承受不起失去任何一个人的后果。

    护卫队有战斗机储备。王兴山说,我们派一架飞机专门去别的基地做记忆清洗,再把硬盘带回来。

    把人一起带回来。魏昊提议。

    看情况,如果锚点没有亲友照顾就带回来。杨宜说,锚点二号和三号必须要带回来,以免严警官任务失败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可行。祁阔点头:我去跟护卫队提个申请借架飞机。

    祁工,反应堆什么时候完工?魏昊问。

    十天后竣工。祁阔说,今明两天休息,回去睡个好觉,谢谢大家的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应该的。杨宜说。

    祁工客气了。魏昊说。

    客气。王兴山站起身拉开门,祁工我先走一步,有个电话会议。

    好的。祁阔说,我去找严警官聊聊今天的模拟情况。他第二个走出门,杨宜和魏昊对视一眼,杨宜说:你有没有觉得祁工

    铁树开花。魏昊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祁工以前有女朋友吧。杨宜说,我记得他以前上节目手上戴着一个银戒指。

    估计是装饰。魏昊说,我不知道,我和祁工以前不在同一个研究所工作。

    我更不知道了,我之前在第一中心医院工作。杨宜说。

    严朗写了三页的时间线,听到祁阔的脚步声,他抬头:你开完会了?

    嗯。祁阔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严朗旁边,怎么样?

    我有几个问题问你。严朗说,他翻到罗列问题的那一页,故事线能往前三个小时吗?

    可以,但没必要。祁阔说,你为什么想知道三个小时前的事?

    因为目前故事里加上我自己出现了七个人物,小苏他们一直提醒说,我有同居的伴侣,我似乎跟他吵架了。严朗疑惑地说,如果这是真的,我现在是在出轨。

    其实是你的伴侣出轨了。祁阔说,他不是个好人,你不用记挂他。

    ?严朗皱眉,你认识他?

    我不认识,我做了一点小小的调查。祁阔说,去年6月5日的事情发生后,你回市局上报事故,他独自出国,你俩也算是和平分手。祁阔都有点佩服自己扯谎的水平,一个谎言要靠无数个谎言来圆,他眼睛不眨地流利编造,编得自己都要相信了。

    市局给你记了个小处分,没有让你写检查,后续半年你一直在工作。祁阔说,6个月后第一批病人莫名暴毙,你的三个队员全部死亡,只剩下你一个人活着,市局将你扣押拘留。

    严朗低头在笔记本上补全故事后续,一笔一划写字的样子乖巧得像写作业的小学生。祁阔忍不住上手捏一捏严朗的后脖颈,他问:你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?

    穿梭机是怎么穿越的?严朗问,是同一个时间段有两个我,还是现在的我到过去的我身上?

    意识融合,不会在同一时间点出现两个你,会引起时间悖论。祁阔说,传送越远越耗费能源,我目前的假设是,将你传送到6月5日早晨6点,按照那天的轨迹和节奏,你应该没有机会提前运送货物。

    你的意思是,我有两个选择,一是救孕妇导致世界末日,二是不救孕妇,看她死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孕妇不会死,有人救她不是吗。祁阔抬手推一下无框眼镜,你只需要做好你的护送任务。

    严朗拧眉,他想起那位素不相识的西装男人,如果他不帮忙将疯男人摁住,那位西装男肯定被疯男人拿刀捅成筛子。

    啊你在担心另一个男人。祁阔说,他不是弱势群体,他是个男人。

    严朗问:carlos还活着吗?

    他死了。祁阔说,6月5日的延宁机场t3航站楼出发层,停车场至候客大厅的临时停车点周围,仅剩十个人活到现在,统一称为锚点110号。

    你看过所有的记忆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我只看6月5日当天的记忆内容。祁阔说,为检查记忆质量和连贯性,我浏览一遍,储存卡交给王工建模。

    不建模你怎么查看画面?严朗问。

    我看的是参数,解析代码。祁阔说,建模的目的是方便你理解整个故事,如果我是锚点一号,就不用这么麻烦了。

    严朗反手一把拍掉祁阔捏他脖颈的手,不满地看向祁阔:你嘲讽我。

    祁阔揉揉被拍红的手背,迅速认错,对不起。

    如此正经的道歉让严朗觉得自己小题大做,他不好意思地低头,露出一截蜜白色的脖颈:那你摸吧。

    第14章 你穿白大褂很好看

    你不是想去地表层看看吗?祁阔说,我带你去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?严朗扬起脑袋看向祁阔,黑亮的眼珠带着好奇和希冀。

    明天下午。祁阔捏捏狼犬的肩背,手掌贴着薄薄的肌肉层。他的掌心温热,手指不老实地从领口钻进严朗的t恤,指尖划过凸起的肩胛骨,轻微的力道,引起严朗的一阵痒意,耿直的严警官动了动肩膀,说:你要捏就捏,别乱摸,很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