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0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我大你九岁。女性说,你脑子清楚一点。她语气冷静,如果你不想送我去机场,我自己打车。

    我送你去。男性说,对不起。

    去机场的路上女性摸着肚子看向车窗外,严朗感受到她的喜悦,仿若即将逃出牢笼的鸟儿,扑棱着翅膀模仿飞行的动作。

    哪个航站楼?男性问。

    t3。女性说,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吗?

    啊,是。男性尴尬地说,我没有窥探你隐私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知道。女性说,这是我买的精子,供精者身高一米八九、白人、金发蓝眼、麻省理工天文学博士。

    我前夫是个废物人渣。女性轻蔑地说,我要让他知道,我的孩子强他百倍,是他千万次投胎也比不上的优秀。

    男性瞠目结舌,半天不说话,女性说: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全部的希望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航站楼临时下车点,女性推开门下车,男性提来行李箱,说:茹姐,我会去美国找你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说吧。女性接过行李箱的手柄,说,谢谢你送我。她拖着箱子向航站楼走去,步履坚定,一往无前,直到身后响起一道撕心裂肺的男声:荡妇!贱人!我要杀了你!

    人群骚动,听到熟悉的声音女性下意识开始发抖,她捂住肚子躲在行李箱后,雪白的刀面反射耀眼的日光,伴随着残暴的辱骂:不要脸的贱人!我要杀了你!

    第17章 锚点二号(二)

    女人的视角就是严朗的视角,她眼睁睁地看着刀锋向她袭来,一帧一帧慢动作播放,手抖得握不住行李箱拉杆,她试图跑开,腿却软得迈不开步。

    一个陌生的男人推了她一把,肩膀挡住匕首,鲜红的血液仿若一柄榔头,狠狠地敲在女人脆弱的神经上。她喘着粗气,一时忘记怯懦,像头被激怒的母虎朝她的前夫扑去。

    陌生的男人双臂箍住女人的腰身,他用力把女人往后推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女人心跳如擂鼓,血液奔腾,耳膜一鼓一鼓将周围的声音屏蔽,她看见前夫被人摁倒在地,那个鬣狗般的男人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脏话。绑缚行凶者的男人穿着武警的制服,短发板寸,鬓若刀裁,眉如墨画,是严朗自己。

    女人低头,手心湿黏,才发现粘了一手的鲜血,挡在她面前的陌生男人的衣服被鲜血洇开一大片。她惊慌地道歉,脱下自己的薄外套替陌生男人包扎: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叫救护车。她的声音微弱,犹带颤音,即使手抖得几次没有抓住衣服,她还是成功地把袖子绑在男人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陌生男人抬头望着严朗的背影,久久未开口。

    没等女人掏出手机打120,救护车呜哇呜哇地闪着灯到达现场,护士和围观人群七手八脚地把陌生男人和女人抬进车内。警车晚了半分钟到达,两个警察将行凶的男人拷走,事情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熟悉的晕眩,严朗坠入无意识状态,清幽的薄荷味飘进鼻腔,唤醒严朗。模拟舱门打开,祁阔弯腰往里看,关心地问:这回你感觉怎么样,还犯恶心吗?

    不恶心了。严朗坐起身,扶墙走出舱体,问,那个砍人的男人活着吗?

    死了。祁阔说,死于胃癌晚期,吃不进东西活活饿死的。

    锚点二号叫莫岑茹,因惊吓过度差点流产。好在她心性坚强,这件事发生的三个月后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。杨宜说,她从杭州地下城被接到这边居住。

    你的本子。祁阔递来一个笔记本和一根中性笔。

    谢谢。严朗接过本子,说,这次我没有记下太多时间点,她的行程中几乎没有看表。

    从她的视角能看到病毒打碎的过程吗?魏昊问。

    看不到。严朗摇头,她的视野正好被我挡住。严朗拽一把椅子坐下,翻开笔记本,执笔在空白页画了一个简易的站位图,她是捅人案的第一视角,能完整地看到她前夫的动线、救她的男人的动线和她自己的位置,借此我清晰地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你还是想救这个男人。祁阔指了指本子上挡在女人身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救他?严朗迷惑地眨眨眼睛,他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如果不救他,你就能救整个世界。祁阔说,为什么要救他?

    祁阔看向杨宜和魏昊,问:你们觉得呢?

    这正好是有名的伦理学思想实验,电车难题。魏昊苦笑,一边是全人类,另一边是一个好人,电车的拉杆在严警官手上。

    有没有别的办法,比如开枪?杨宜提出假设。

    b级护送任务不予配枪。严朗说,除非你们把我送到6月1日,我去申请配枪。

    能让别人去拦吗?魏昊问,比如你那几个队友。

    我站的位置最靠近袭击现场。严朗圈出自己的站位,而且下命令会耽误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我得想个办法把箱子留在车里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魏昊和杨宜对视一眼,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祁阔说:你可以不救那个人。

    不听。严朗在本子上写写画画,拒绝祁阔的建议。

    祁阔气得捏捏严朗的耳朵,真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模拟舱里,可以快进吗?严朗问,我想多看几遍我的记忆。

    可以快进。魏昊说,模拟机就是个大功率播放器,你想看哪段,我给你调。

    是不是太打扰你了。严朗不好意思地说,如果操作方便的话,你教我一下,我自己调。

    你没有控制权限。祁阔看向魏昊。

    不打扰,这本就是我的工作。魏昊连忙说。

    谢谢。严朗说,他努力将脑子里的所有细节落在纸面,黝黑的眼珠如浸润的玉石,抿着唇认真写字的模样像极了坐在考场上答卷的学生。

    你们忙你们的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杨宜和魏昊对视一眼,目光隐秘地交流个来回,杨宜拉着魏昊说:走,我们去找王工聊聊建模的事。

    魏昊附和:好的好的,正好我有几个问题要找他。

    两人一唱一和地走出房间,留下祁阔和严朗挤挤挨挨坐在一起,纯粹是祁阔挤在严朗身旁,严朗无知无觉地写笔记。

    祁阔亲亲严朗的耳尖,手指呼噜一把狼犬细软的发丝,满足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严朗小声嘟哝:别闹。他垂眸一笔一划写字,他的字方正规整,透着一股孩子气的较真。

    我发现几个问题。严朗说,6月5日那天早上,我好像是跟我同居的伴侣生气了。

    因为你发现他出轨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真的吗,我的反应更像我对不起他。严朗用笔杆敲敲额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