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4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砹是一种天然放射性元素,是自然界含量最稀少的元素,地壳中的砹总量不超过50g。祁阔说,砹的半衰期非常短,最稳定的砹210在八个小时左右就会裂变成其他元素。

    穿梭机所使用的砹247,是一种人工合成放射性元素。祁阔说,合成过程非常复杂,只有我知道怎么合成它。

    严朗顺势夸赞:真厉害。

    平实的语句听在祁阔耳朵里像涂了一层蜂蜜一样甜,他抿唇,压平唇角,指向白板上贴着的纸张:这是穿梭机的图纸,后续我和魏昊把环轮改得更细一些,减小环轮和空气之间的摩擦面积,加快环轮转动的速度。

    严朗似懂非懂地问:为什么要增大速度?

    因为速度越快,分解越快,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小。祁阔说,当然实际运行中这几个变量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,直接点说,是为了节能。

    收束计划是人类自救的几个计划之一,上头的人不可能让这一个计划占据太多的资源。祁阔说,若使用的能源太多,万一计划失败,剩下的人没办法继续生活。

    有资源什么都能解决,问题是没有资源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严朗长久地注视房间中央的土星状穿梭机,半米宽的环轮上闪过幽蓝的流光,环轮合并竖立,球状的舱体便像一只瞪圆的兽眼。

    祁哥。严朗转头看向祁阔,迈步走到研究员身前,把对方拢进怀里。

    狼犬只是想抱一会儿宇宙。

    祁阔兀自红了耳朵,严朗安静地抱着他,歪头蹭蹭祁阔的侧脸,亲昵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我小时候做过一个模型,用卡纸做的。祁阔说,一个土星模型,我把它装在玻璃盒里,送给我邻居当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祁阔五六岁就读完了百科全书,五岁的小严朗到祁阔家玩,祁阔便打开百科全书读给严朗听。严朗乖巧地坐在祁阔身旁,黑溜溜的眼睛盯着插画,手指戳戳火星:这个球穿裙子,为什么?吐字清晰,奶声奶气,求知欲旺盛。

    祁阔说:它是土星,裙子是它的环带。

    严朗歪头,祁阔继续说:环带里有冰、石头和灰尘。

    它好看。小严朗说,它有裙子。

    有裙子就好看啊?祁阔逗他,我好看吗?

    幼犬纳闷地抖了抖耳朵,不明白邻家哥哥为什么要和一颗球比,他说:你比它好看。五官清秀的小男孩和穿裙子的球作比较,小严朗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你邻居喜欢你的礼物吗?严朗问。

    喜欢啊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收到礼物的小家伙踮起脚,小心翼翼把玻璃盒放进书架的一格,又从抽屉里翻出一块私藏的巧克力递给祁阔,小严朗小声说:我爸爸不让我多吃,他说吃太多会掉牙,牙掉完就没办法吃东西了。

    你少吃一点。祁阔掰一半巧克力给严朗,咱俩一起吃,你掉一半牙我掉一半牙。

    小严朗接过巧克力,小声说:就不能不掉牙吗?

    幼犬嘀嘀咕咕的小模样和现在的大狼狗差不多,虽然念叨着小牢骚,吃进嘴里的巧克力一点没少。

    严朗松开抱着祁阔的手臂,意识到黏黏糊糊的撒娇有些丢面子,他问:你不去办公室吗?

    去。快乐的撸狗时间结束,祁阔塌下肩膀离开放置穿梭机的房间。

    就算是末日,也是要打工的。

    锚点四号的建模完成时,严朗在通讯室刚结束一次地表旅行。没什么新奇的见闻,他单纯出去晒了个太阳。

    太阳和之前没什么不同,仍旧圆滚滚热腾腾地挂在天边。

    严朗围着地下城走了两圈,看见树林间的巨型松鼠扒在枝头跳来跳去,翼展两米的喜鹊划过碧蓝的苍穹。

    看着生机盎然仿若野生动物园的场景,严朗突然觉得,没有人类也挺好的。这里原来是八车道的十字路口,一马平川,人群密集,车辆川流不息。如今柏油路面被庞大沉重的变异动物踩得破破烂烂,爬山虎缠绕路灯,五米长的马陆迈着波浪般的腿路过严朗身边。

    奇幻的景象仿若侏罗纪再临。

    锚点四号和五号的记忆提取硬盘是一起拿回来的。杨宜说,五号在建模中,我过来帮你做个例行的身体检查。

    杨老师下午好。严朗说,您需要我怎么做?

   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。杨宜说,占用你十五分钟时间,明天给你检查报告。

    做完全面的身体检查,严朗马不停蹄地身穿防护服钻进模拟舱。

    锚点四号有着属于平常人的普通生活,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且幸福。锚点四号是机场的运营人员,负责对接政府单位,根据审批对特殊通道的占用时间进行排期,特殊通道这一摊活,都归四号管。朝九晚五八小时工作制,偶尔需要加班,四号吃住和父母一起,有个相貌一般性格体贴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严朗从四号的视角看到她和父母打招呼,小跑下楼坐地铁去机场,到机场后热情地和同事说早安,眉眼含笑,办公桌上摆放了一束男朋友送的风铃花。

    她的生活没有阴霾,按部就班,知足常乐。

    四号拿起杯子去茶水间接一杯热水,坐在工位上打开电脑,哼着歌开启一天的工作。手边的座机电话响起,她拿起听筒:喂,您好,这里是延宁机场特殊通道客服热线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?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严朗的声音:你好,我是太原迎泽五支队队长严朗,两周前向您提交了b0635的特殊通道申请,现在我们需要用特殊通道。

    稍等,我查一下。四号打开邮箱,浏览一遍两天前做好的排期表,确定没有问题,便答复严朗,这边查到了您的申请,但抱歉您不能使用特殊通道,您的任务等级为b,当下有优先级为s的任务占用了特殊通道。

    她点开邮箱里的s级任务申请,内容是官方话术,大概含义是占用特殊通道追捕一位s级的跨国通缉犯,该通缉犯高度危险,近期于特殊渠道发声炸掉今明两天某个架次的航班,落款是国安局联合太原武警支队。

    电话里的严朗问:他们要占用多久?

    四号回答:这边登记的占用时间是【7:3012:00】。

    严朗回退时间线,暂停在邮件页面。邮件的内容措辞很官方,落款和公章也没有问题,确实是官方发来的邮件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样巧合?如果特殊通道没有被占用,严朗能够直接将车开进机场,等等严朗整理思路,假设特殊通道没有被占用,严朗开车进入机场,亲自把carlos送上飞机,飞机在天空中爆炸,药液将像下雨一样坠落城市上空,覆盖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覆盖更多的人

    邮件里没有写明航班号,严朗让画面继续播放。四号建议电话里的严朗走正常通道,手指敲击键盘,调度人员去机场大厅接应他们。

    四号放下电话,过了约五分钟,支在桌面上的对讲机一阵嘈杂,接应的人说:出事了,有人捅人,在t3出发层门口。

    四号愣了下,坐在她身旁的同事反应迅速,一把抄起对讲机问:现场有保安吗?

    保安已经过去了,正好有个警察帮忙。对讲机里说,幸好有警察,那个畜生要杀孕妇。

    警察?四号说,哦对,刚刚有个警察打电话要走特殊通道,应该是他帮忙了吧。

    第25章 基因病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