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7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李岩咬咬牙,说:我再给你一个月。

    咔哒。严朗打开浴室门,抬手拽一条干毛巾擦擦湿淋淋的头发,看到坐在转椅上的祁阔,他挑眉:这么快,我以为你要留下加班。

    是要加班。祁阔说,等会儿我就去办公室。

    喔。严朗放下毛巾,走到祁阔身旁,半干的脑袋拱了下研究员的脖颈,眼瞳黑亮,信心满满地问,你是不是想我了?

    是的。祁阔抱住严朗,手指犁过对方干净清爽的发丝,脸庞埋进严朗的肩窝,小声抱怨,为什么末世还要打工啊。

    严朗拍拍祁阔的后背,问:我们扭转末世之后,能不能申请退休?

    我抽空去问问李主任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笑起来,祁阔说:我们大概是人类史上最不欲。演像英雄的人了吧。

    当英雄没有退休香。严朗说,这堆事情搞完之后,我们去海边玩吧,我想学冲浪。

    哪儿都可以。祁阔说,但是,先去结婚。

    严朗点头:好,先结婚。

    祁工这画了个什么玩意儿。魏昊把图纸转了三次,王兴山凑过来看:好像是个螺旋梯被啃了两口。

    你敢想象吗,我们在造时光机。魏昊说,时光机,啧啧,咱们简直是电影里主角的后勤小分队,祁工是主角。

    第一炮灰小队。王兴山说。

    无所谓,这可是时光机。魏昊大力拍打金属零件,等我有孩子了,我要跟我的小孩说,爸爸可是造过时光机的人。

    王兴山翻个白眼,根据祁阔画的图纸在计算机上构建细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严朗屈起一条腿坐在床上,拿出笔记本,翻开第一页,重新逐字逐句阅读之前的记录。他叼着中性笔,想到什么便在文字旁做注解。

    【线索】

    carlos的纹身:可能无意义,是他自己喜欢的图案。

    装病毒的泡沫箱:有问题,待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激光红点:猜测1预谋者的狙击手,猜测2国安局的狙击手。

    carlos可能把锚点五号认成了接头人。

    国安局s级抓捕任务和这起事故可能有关。

    救锚点二号的陌生男人和严朗的过去有关,可能是祁阔。

    锚点三号和二号的前夫有联系。

    锚点四号暂未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严朗放下笔,仰面平躺在床上,他有一个想法,一个两全其美却又冒险的想法。

    杨宜把切片小心地放在载玻片上,门口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杨宜的视线盯着显微镜,说:进。

    杨老师。严朗踏进房间。

    严警官,这么晚了,找我有什么事吗?杨宜问。

    一个小问题,您之前在哪上班?严朗问。

    第一中心医院。杨宜说,我是传染病科的。

    哦哦好的,谢谢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怎么?杨宜问。

    我有个小想法,需要过去的你配合我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杨宜挑眉:我开始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严朗耸肩:我不会告诉现在的你。

    你这样不地道。杨宜笑着说,挑起我的胃口然后不告诉我?

    晚安杨老师。严朗挥挥手,走出杨宜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往那边放一点。魏昊说,左边,再左边一点。

    王兴山被他指挥得烦躁,说:你行你来。

    我来就我来。魏昊钻进穿梭机的球型舱,一把拿过王兴山手里的零件和点焊机,这么简单,卡在这就好了,你磨磨唧唧半个小时搁里边孵蛋呢?

    王兴山作势要打他,魏昊缩缩脖子:不说了不说了你做得对。

    祁阔走进摆放穿梭机的房间,看到两个男人挤在球形舱里斗嘴,问:遇到问题了吗?

    一切顺利,祁老板。魏昊大声说。

    这两天装载好之后,我们启动第一阶段的实验。祁阔将一沓a4纸放在长桌上,按照这个节奏推进下去,不出一个月,我们就能把严朗送回一年前的端午节。

    第一阶段的实验?祁工,你的砹元素够用吗?魏昊问。

    等第一次实验过后,我才能估算出砹的消耗量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仔细讲讲实验是什么呗,老板。王兴山说。

    传送小白鼠。祁阔说,将小白鼠放在一个玻璃箱里,玻璃箱的底层是迷宫,小白鼠在里面随机选择岔路口。

    我们把小白鼠和玻璃箱迷宫一同放进穿梭机,设定时间传送回五分钟前,祁阔说,小白鼠在玻璃箱里的位置和之前选择的岔路口相同或者不同。

    魏昊和王兴山同时沉默,半晌,魏昊问:如果出现位置相同,我们怎么知道老鼠没有开辟新的一条时间线?

    那就要看砹的消耗量了。祁阔说,如果传送老鼠到五分钟前,这个条件需要消耗0.1克砹,我们就传送十次,十次都一样的话

    就表示咱们这条时间线的人类玩完了。魏昊说。

    王兴山抬手拍一下魏昊的肩膀:乐观点。

    裕宴。

    希望老天眷顾人类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魏昊自嘲地说:没想到科学家也有求鬼神的一天。

    第30章 锚点六号

    这是六号的记忆。魏昊说,她是国安局的一员,当天在延宁机场执行s级任务。

    严朗眼神亮了亮,他一直想知道国安局占据特殊通道做什么。他穿好防护服进入模拟舱,舱门缓缓关闭,祁阔站在模拟舱外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七号和八号的记忆在路上。魏昊感叹,我有种这一切快结束的感觉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