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19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我在美国。祁阔说,研究量子传送。

    那时候你和伴侣就已经分居了?严朗问。

    祁阔努力回忆当时自己随口撒了什么谎,他说,啊,嗯,对。

    严朗疑惑地转头瞥他一眼,继续问:那你

    小炒肉盖饭,肉多一点。祁阔抢过严朗的话头,推着严朗把餐盘递给打饭的阿姨,别问了他快要编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严朗的注意力转移到香喷喷油亮亮的辣椒炒肉上,他吸吸鼻子,说:好香啊。

    小伙子多吃点。打饭阿姨笑呵呵地挖一勺肉扣在米饭顶部,递给严朗。

    谢谢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祁阔生怕严朗继续刚才的审讯,他说:你去那边拿筷子,占个空位。

    哦好。严朗端着餐盘走向消毒柜,从里面拿出两双筷子和两个勺子,转身找到一张空桌坐下。

    远处杨宜看到严朗的背影,犹豫片刻,站起来又坐下,最终,她走到严朗身旁,拍了下严朗的肩膀:严警官。

    杨老师。严朗抬头,找我有事吗?

    你和祁工聊得怎么样?杨宜问。

    我能理解他的想法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你还年轻。杨宜说,人类的未来也不是你的责任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风险,半个月前祁哥就告诉我了。严朗说,我思考了很久,不是拍脑袋决定的。

    那就好。杨宜说,谢谢你为人类做出的牺牲。

    祁阔端着餐盘在严朗对面坐下,杨宜看他一眼转身离开,祁阔:?

    杨老师是个好人。严朗给杨宜发了张好人卡。

    她刚刚看我的眼神像看人贩子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盖饭好吃。严朗用勺子把米饭和炒肉拌匀,挖一勺放进嘴巴,眯起眼睛咀嚼。

    祁阔学着严朗的样子拌饭,他说:估计一直到收束计划正式落地前,杨工都不会再理我了。

    第33故事会

    这边。祁阔站在放映室门口,身材颀长,腰杆笔直,他穿着一件熨烫舒展的白大褂,一副无框眼镜下一双浅褐色的眼珠,整个人显得疏离冷淡。

    严朗走过去,凑到祁阔耳旁小声夸赞:你今天穿得好看哦。

    祁阔抿起嘴唇,眼中浮起一抹笑意,说:进去吧。他牵起严朗的手,说,我腰也很细哦。

    严朗抬手捂住耳朵,撇开头不看祁阔。

    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祁阔抬手摸摸严朗的头发,坏心眼一丛丛冒出,又被他暗暗压下。

    他要相信严朗,解决人类的困难后,他们有着漫长的相处时光。

    放映室没有灯光,一片漆黑,祁阔牵着严朗走到沙发旁坐下,说:七号的故事是录像形式,类似于审讯,你可以发挥你的专业特长。

    影像投射到幕布上,画面中央浮现出七号的身形,那是一个看起来刚成年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我叫黄恬惜,是学生。七号说,她有些紧张,左手和右手的手指缠在一起,我考上了耶鲁,打算去美国读书。

    这是个小学霸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画外音是温柔的女声:你可以简单讲讲你记得什么,从那天你到达机场开始。

    现场是引导员的声音。祁阔说。

    我、我到达机场,我打车到的停车场。黄恬惜说,我本来想让师傅停在临时停靠区,直接拖着箱子进机场,但那天我的箱子卡在后备箱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临时停靠区最多停十分钟,我们没把箱子拿出来,司机师傅没办法,又把我拉到停车场。黄恬惜说,停车场和机场大厅相距不远,一个路口的距离。

    我带了一个28寸的行李箱。黄恬惜说,我和司机师傅两个人抬不出来,一个男人过来帮忙,他和司机一起把箱子拿出来。

    我当时特别感谢他。黄恬惜说,她缓慢眨眼,眼神不经意地瞟过镜头。

    她在犹豫。严朗说。

    画外音问:然后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我拖着箱子往外走,那个男人没有出去,他留在停车场。黄恬惜说,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特意回头看了一眼,我想给他买瓶水表示感谢。我的飞机还有两个小时起飞,所以我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我,只是站在原地看手机。黄恬惜说,当时天气很热,这么热的天站在太阳底下看手机,我觉得很奇怪,但我没有多嘴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当我走过马路,到达机场大厅门口。我听到一阵喧闹,转头看到,刚刚帮助我的男人拿着一把菜刀冲进人群。黄恬惜说,我当时非常震惊,我第一时间怀疑我的眼睛是不是出现了差错,怎么会呢。

    黄恬惜说:怎么可能是他呢?

    画外音说:你觉得他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是好人。黄恬惜说,我知道人性复杂,但这就发生在我身上,前后不超过十五分钟,他从一个帮助我的好心人,变成一个杀人犯。

    就在我面前!黄恬惜说。

    画面外的引导员递给她一杯茶舒缓心情。

    谢谢。黄恬惜说,我掏出手机报警,我应该是第一个报警的,因为手机就在我手里。我记得,现场有个警察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是的。画外音说。

    那个警察活着吗?黄恬惜问。

    这个录像就是给他看的。画外音说。

    啊,这样。黄恬惜调整坐姿,特意坐得笔直挺拔,她看向镜头,你好,警察叔叔。

    祁阔没绷住笑出声:警察叔叔。

    严朗:

    谢谢你。黄恬惜局促又真诚地说。

    纵使隔着屏幕,严朗也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。

    祁阔伸手捏捏严朗的耳朵,真是容易害羞的大狼狗,一句真挚的谢谢就能惹得他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继续看吗,后面还有九号和十号的影像。祁阔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