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锚点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分卷(20)(1/2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土豆小说网


新海岸线文学

    这个符号我找找与未知神有没有联系。祁阔说,他低头摆弄手环,扫描屏幕里女人画出的符号,光屏出现类似的图片,严朗说:往下右边第三个。

    祁阔点开图片简介,【未知神教妮萨派的代表符号,正圆代表地球,等边三角形代表新秩序,三角形突破圆形代表破坏旧世界建立新秩序,这也是妮萨派信仰的宗旨。】

    妮萨派?严朗说,这是个什么流派?

    是未知神教的极端流派之一。祁阔说,他滑动光屏找寻妮萨派的相关介绍,点开一个新网页,逐字逐句地念:妮萨派,未知神教的极端教派之一,被多个国家列入邪教名单禁止其教派人员入境。

    我国也是禁止他们入境的国家之一。严朗说,那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机场?

    2047年全国上下对未知神教派进行七轮彻底的清扫,将国内的未知神教赶尽杀绝。2048年未知神教将我国列为地狱之土,禁止教会成员踏入我国。祁阔说,四十多年过去,许多人已不知道未知神教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。严朗说,神神叨叨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祁阔站起身:好了,十个锚点只剩下锚点八号的记忆你没有看。他和严朗并肩朝门口走,祁阔继续说,回到过去之前,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或者想了解的信息?

    你一年前在哪里上班?严朗问,我去哪能找到你?

    祁阔愣了下,说:那时候我在美国研究量子传送。

    哦严朗塌下肩膀。

    你可以给我打电话。祁阔报出一串数字,打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严朗默念两遍数字,说:我记住了。

    还有呢?你还有什么想做的?祁阔问。

    严朗想了想,说:暂时没想到,先存着,等我想到再说。他踏进食堂,拿起一个餐盘递给祁阔,吃饭最要紧。

    他们来得晚,食堂里各处散落着零零散散三五个人,菜品也所剩无几。严朗和祁阔凑合着拿了三盘炒菜和两碗米饭,找个空桌坐下。

    没坐一会儿,魏昊匆匆忙忙跑过来:祁工,祁工,出事了!

    怎么?祁阔往嘴里夹一块鸡肉,纳闷地看向魏昊,严朗也停下夹菜的动作,等魏昊喘匀气息告知他们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有人偷偷进入放穿梭机的房间,试图启动穿梭机。魏昊说。

    然后呢?祁阔气定神闲地夹起一筷子土豆丝放进严朗碗里,你吃你的。

    我看到门禁报警就赶紧跑过来找你了。魏昊说,你不去看看吗?

    不急,吃完饭再去。祁阔说,你吃饭了吗?

    吃过了。魏昊说。

    那你等等我们。祁阔说,有点眼力见,坐那边去。

    魏昊:他憋屈地坐到间隔严朗和祁阔横排三个长桌的座位,趴在桌子上玩手环上的简易小游戏。

    你为什么不着急?严朗问,然后低头吃掉碗里的土豆丝。

    穿梭机是虹膜识别的。祁阔说,除了我,谁都进不去操作主页。他喝一口白粥,用筷子挖出咸鸭蛋黄放进嘴巴,就算他用总控钥匙解锁进入主页,他也不懂怎么操作。

    我上次看你操作挺简单的啊严朗说,只需要输入传送时间,让机器识别舱内的生物信息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机器识别的是我的虹膜。祁阔说,总控钥匙进入启动台,显示的是另一套代码页面,极为复杂,全世界基本没人能看明白。

    严朗赞叹的目光落在祁阔身上,狼犬搅了搅白粥,说:你想得真周到。

    人心叵测,不得不防。祁阔耸肩,他们防着我,我防着他们。

    你早知道会有人想要使用穿梭机?严朗问。

    上次你揍的那个人是城主的小儿子,他什么都不用做,就能安安稳稳地待在内城蹭吃蹭喝。祁阔轻蔑地说,穿梭机被人惦记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第35章 深情的人

    祁阔用勺子把碗底的白粥刮得干干净净,他抽一张纸擦手,说:走吧,我们去185层看看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魏昊见祁阔站起身,随即麻溜地站起身跟上祁阔朝食堂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三人乘坐电梯到达185层,电梯门打开,门外人头攒动吵吵嚷嚷,约有十几二十个穿白大褂的研究员和学员站在楼道里。祁阔皱眉,问魏昊:怎么这么多人?

    别的项目组过来打探消息的人。魏昊说,李主任在另一个会上,开完会就过来。

    楼道里的人进不去实验室的门,站在外面干着急,一位陌生的研究员抓住祁阔的袖子:你好,请问你是祁阔祁研究员吗?

    祁阔后退一步,撇开陌生人的手,表情冷淡地问:是的。

    听说您研究出了时间穿梭机,我们可以观摩一下吗?他问,我是地下水治理项目组的黄子弈。

    我也想看,我是农业四组的倪帆。

    还有我,工业十二组的张旗。

    楼道里或倚或蹲的研究员纷纷涌到祁阔面前举手,仿若重回校园时代期待老师发小红花的小学生们。祁阔被人群逼退两步,脊背顶进严朗怀中,他说:里面的机器是保密项目,目前在测试阶段,具体细节不能向你们透露。

    测试完成后,项目会对外界公开吗?黄子弈问。

    祁阔说:不会,这是一项永久的秘密。话音刚落,十几个保安通过消防通道进入走廊,连成人墙把研究员们圈在中心,李岩从电梯处走出来,说:185层是保密层,你们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有人给我发消息,说这里有时空穿梭机。张旗小声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被消息叫来的吗?李岩问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稀稀拉拉的承认声响起,李岩说:你们在这里等我们出来。他看向祁阔,眼神示意祁阔开门。

    祁阔摁下指纹开门,四个人走进屋内,最后进门的魏昊迅速关上门。

    启动台的光屏已经打开,密密麻麻罗列着复杂的代码,穿梭机的球形舱内蹲着一个男人,他失魂落魄地捧着一把钥匙,看到有人进入房间也不躲不避。

    他是谁?严朗问。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
 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网站地图